您的位置:首页 > 万卷书吧
在大深南海邂逅银杏
2017-12-24 16:29:09 来源:南充日报

  那是秋雨骤停的一个下午,路过大深南海,想起多年前的约定, 遂与朋友走进秋意浓浓的银杏林里。

  纵观整个景区,似无绝期的雨将地面,房屋,树木, 山峦清洗得一尘不染, 进景区的坡路长了些青苔,更显清新之美。岛上尖顶、红瓦、红墙的小木屋恰如其分地体现了万绿丛中一点红的美感效果。

  沿湖边石梯而下,放眼远望,隐隐约约可见亭亭而立的一排排银杏树。 记得以前这里是一片柑桔林,也是秋天,曾在树下走过。沐浴着秋阳,嗅着欲熟的柑子和满地的野菊花的清香,这里走走,那里瞧瞧……没曾想,仿佛弹指一挥间,柑桔林换成了银杏树,而且大有即将成片成林的势态。这美丽的邂逅,让我们瞬间兴奋起来,立即决定徒步至南海寺。

  路边的草儿多清新可人, 碧绿碧绿的草丛中时而冒出几朵粉嫩粉嫩的野棉花, 带露的小花犹如挂着泪滴的小姑娘的脸。 当我把徒步途中的美景发到QQ空间时, 总有北方的朋友无比艳羡:“你们四川真好,一年四季都青山绿水。”在一个环境中待久了,往往感觉不到其中的美好。生病或困顿时,稍作比较,才体悟出幸福。难怪有人说,今后最珍贵的应该是空气和水。

  放水管理房恍若架在山洼里的一座桥, 从下面经过,不远处是溢洪道。溢洪道上新建了一座石桥,桥上驻足看山看水看银杏……水雾弥漫、飞流直下、浪花四溅,听流水淙淙,和着林子里不知名的鸟儿“唧唧”“啾啾”的叫声,恍如人间天籁。桥上一老者静立垂钓, 旁边一小桶里仅有几尾瘦削的鱼儿上蹦下跳。我们弯腰细瞧,老者并不予理睬,依然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的钓竿,似有“独钓寒秋”之意境。

  继续往前走,银杏树越来越多,越来越密。银杏叶薄薄的,大大小小,形态各异,有的像扇子,有的像手掌,有的像翩翩起舞的蝴蝶,有的像竞相开放的莲花, 有的像欢快歌唱的小鸟……四川的秋天毕竟不像北方那样的骤寒, 银杏叶也不会一夜之间全变金黄,但有些叶子已见浅浅的黄,这样的情景反而有利于我们展开想象的翅膀。“鸭脚半熟色犹青,纱囊驰寄江陵城。城中朱门韩林宅,清风明月吹帘笙。玉纤雪腕白相照,烂银壳破玻璃明。”“四壁峰山,满目清秀如画。一树擎天,圈圈点点文章。”吟诵着宋代诗人张无尽和苏东坡描写银杏树的诗句,我的脑海里呈现这样的画面:一阵秋风吹过,银杏叶纷纷扬扬地从树上飘落下来,宛如无数只金色的蝴蝶在空中漫天飞舞。 她们一个劲儿地在空中盘旋,盘旋。风过,叶落。那满地金黄的银杏叶,给大地铺了一层松软的地毯。痴爱户外的人们静静地躺在上面打盹发呆、仰望苍穹、回忆过往、梦想未来……

  越是雨水丰润的银杏树,叶子更浓密更翠绿。被路边经人常常踩踏的泛黄的茅草一衬托, 银杏树愈发高大挺直,倒映水中,如一幅天然的油画。

  漫步银杏林,不时看见羊儿旁若无人地吃草、歇息,即或你停下拍照,它们都毫不避让,毫不害怕。在静谧的时空里,羊、人,与银杏树和众多的草木一样的淡定、安静,与清风倾诉,与阳光拥抱。

  一再被美景感染, 朋友告诉我银杏树还叫鸭脚树,公孙树,白果树。传说银杏树的果子是白果姑娘的化身。 白果姑娘为他人舍弃自己的幸福的精神让天地动容, 她用绿色的花朵和花中的泪滴述说着悲壮的故事……

  在大深南海邂逅银杏,最美的遇见,将永远铭刻在我心中……(陈玉琼)